當前位置:文章首頁 >> 職場八卦

不要讓你的心越來越窮

時間: 2017-07-11 17:34:02 來源:93招聘 作者:93招聘 

    《歡樂頌》這部劇中,有人性的解剖,有財富認知的層級——你甚至可以,將劇中的認知層級作為一個數學模型,用以指導自己。
  它的劇情設計很簡單,就是五個不同家境、不同背景、不同認知層級、不同性格的女孩,扎堆在一起,再加上聞風而來的猥瑣男及霸道總裁,演繹出雞飛狗跳的故事。


  劇中的認知層級,大概能分出九層。

  認知最底層,暗黑區:樊哥樊嫂
  就是主角樊勝美的哥哥和嫂子。哥哥就算了,嫂子是非常駭人的,她不比樊勝美大幾歲,但憔悴蒼老,一張飽受生活摧殘的臉,簡直比樊勝美的媽媽還要老。
  她為什么這么老?
  劇中,樊嫂對樊勝美說:你侄子雷雷前幾天還說呢,等他長大了,要讓姑姑替他找工作!
  這句話,讓人感受到森森冰寒!
  這是一雙陷于愚昧的夫婦,沒有自立意識,拼命榨取可憐的樊勝美。他們不是教導孩子要努力,要自強,而是理直氣壯的做個寄生蟲。在這種可怕的觀念熏染之下,孩子的人生還沒有開始,就已經頹廢了。
  劇中所有人,都對這家人束手無策,無可奈何。稱其為無底洞——這是一家沒有骨頭的人,如果他們自己不愿站起來,誰也背不動他們。

  認知第二層,陰寒區:樊勝美的父母
  樊爹倒也罷了,老頭出場,除了在公共場合抽煙,就是醫院的床戲,沒太多機會使壞。
  心術至壞之人,是樊勝美的母親。
  劇中,樊家人逃離家鄉,沒有手機沒有錢,還帶著孩子,到了上海就擠進女兒狹小的租居屋。看到女兒打折秒搶的衣物,樊母說了句極陰毒的話:
  這還不如舊社會,舊社會還有個當鋪呢!
  見到女兒的衣物,樊母心里的第一個想法,是把女兒的衣服賣掉,去填兒子的無底洞。這種勒殺式的壓榨,窒息了女兒樊勝美的事業前程。
  樊勝美的哥哥嫂子,是極蠢之人。而她的母親,則是蠢而極壞之人。
  樊母之惡,惡就惡在她知道兒子的不堪,為了控制兒媳婦,避免兒媳婦離婚分房產,她用女兒的錢,給兒子買房,落在自己名下——她把所余不多的智力,全用來算計親人。所以他們沒有余力改善生存處境,越混越凄慘。
  此處是良知的分界線,也是死生線。如果他們認識不到自己的蠢,改掉以陰毒之心算計親人的惡癖,就無法逃出苦難的樊籠。

  認知第三層,迷茫期:邱瑩瑩
  邱瑩瑩,是戲中最弱的角色。祖輩農民,父親是家族中第一個進城的人,修摩托為業。而她是家族中第一個來到大城市的人。但邱瑩瑩根本沒有人生目標,不想在大城市里呆,只想回家啃老。可是父親還在打拼,啃不動,只能鼓勵女兒打起精神拼下去。
  所以,當邱瑩瑩因為辦公室戀情而丟了工作之后,急切渴望小伙伴們的幫助。但誰也不幫她,因為問題出自于她自己,她不先解決自己,就無法解決問題。只有等她想明白,想清楚了,她的人生才算開始。

  認知第四層,恐懼期:關關
  其實劇中人,多是處于恐懼期。但關雎爾年輕,缺乏職場經驗,所以她的恐懼之心更強烈。
  她好心幫助同事,結果同事出了錯,卻栽在她身上。她委屈到了無以復加,幸得高智力美女安迪指點,獲得職場事務流程概念,知道員工的工作,是主管將自己的目標逐次分解,由員工來完成的。從這個高度她評析自己的失誤,獲得主管肯首,平安渡過實習期。

  認知第五層,無力期:樊勝美
  劇中,樊勝美是高高在上的,妙語如珠,洞悉職場先機——但這只是表面光鮮。由于受困于家人的陰毒暗算,導致樊勝美的心智受損。她能力極強,但必須傾注于短期行為,以滿足家人無休止的榨取。這讓她的能力大打折扣。
  她努力,掙扎,渴望憑籍優秀的外表,拿下個有錢闊佬。但由于她的功利趨向明顯,這讓她淪為大都市閑人桌上最美味的那道菜。
  她是智力高絕之人。但邪惡的家人,如墜在她腳上的沉重鎖鏈,把她的認知拉入深深的水底。最后,整部戲中所有的智力資源都趕來拯救她,才勉強把她從黑淵中拖出來——而現實,如遇到樊勝美這種慘境,你必須要學習自救,只能是自己拯救自己。

  認知第六層,瓶頸期:安迪、魏渭
  安迪,高智商美女,曾任華爾街金融高管。但她自幼被拋棄,于孤兒院長大,被美國人領養,這導致她嚴重的心理疾病——一旦她擺脫心理困擾,就會躍升到認知的最頂層。但在此之前,她還得歸來伴凡魚,慢慢修復自己。
  魏渭是個老板,有錢人,智力高,見識廣,矢志拿下高智商美女安迪。而且他經歷過金融風暴,險死生還,是個見過風浪之人。
  但是——但是呀,魏渭所親歷的風浪,并沒有讓他破局明心,而是生出更大的恐懼。這讓他的心智與事業,雙雙進入一個小冰期,讓他成為一個內心蜷縮的人。成為一個洞悉一切,卻放不開手腳,凡事只求自保的人。
  這就注定了他無法征服高智商美女安迪,只能眼看美女漸行漸遠,再多的努力,終究是枉然——恐懼傷害了他,讓他的智商失去用武之地。

  認知第七層,通透期:曲筱綃
  富二代,精靈百變,智計無雙。論年齡論經驗,她都無法與安迪、樊勝美相比。但因為家境優裕,養尊處優,讓她心無憂恐——最重要的是,她擅長于運用社會資源。
  劇中,樊勝美的父母帶小孫子,突然來上海,沒有手機沒有錢。急得樊勝美哭成狗,在火車站茫然奔波,卻死活也找不到人。而后曲筱綃閃亮登場,她甫到火車站,就坐上警察的巡邏車,讓警察替她呼叫樊勝美父母的名字,幫助找人。
  呼叫無果,曲筱綃又從警察處,問到沒錢旅客聚集的避寒之地,成功找到了樊勝美的父母——這個小細節,讓她輕易的輾壓了隔壁三個小伙伴。
  為什么樊勝美、關雎爾與邱瑩瑩,要在上海租居。而曲筱綃卻是業主涅?
  ——不是曲筱綃家里有錢,而是她的認知通透,無憂無懼。讓樊勝美坐困愁城的障礙,于曲筱綃這里輕松化解。這就是認知的力量,也是貧與富的分界線。

  認知第八層,破局者:王柏川
  劇中,王柏川只是個不成功的小商人,車是租的,錢是借的。
  但偏偏是這廝,解決了讓安迪、魏渭、曲筱綃等人束手無策的樊勝美死結。
  樊勝美死結,就是她爹媽三觀扭曲,拼死吸女兒的血,寵溺不爭氣的暴力型兒子。當樊父突然重病住院,急需十萬醫治費時,樊勝美被逼至絕境。擺在這可憐姑娘面前的,除了跳樓,還是跳樓。
  危急之時,王柏川坐鎮于大后方,指揮安迪,遙控魏渭,明確告之樊母:你不能再這樣無界限無底線,惡意壓榨可憐的女兒。你家里至少有兩套房子,都是你女兒的血汗買的,女兒的血被你們吸干,已經是一無所有——現在是你們自己,應該承擔點責任的時候了,為什么不抵押房產,卻仍是一味的勒索女兒呢?
  最終,這伙人逼迫樊母把房產證交給樊勝美。終于把樊勝美從無底洞中拖了出來,也從認知的黑洞中拖了出來。
  有這本事的男人,值得托付終身。

  認知第九層,無為而為:譚宗明
  他是劇中的資本大鱷,提起名字,如雷貫耳那一種。
  他洞悉人性,早發現魏渭雖然智力高絕,但內心恐懼,如一只嚇慘的老鼠。所以他認為魏渭與安迪沒戲,果斷為安迪另覓良選。
  他讓安迪負責,收購南通的紅星集團。當地家族企業小包總聞味趕來,于是譚宗明向安迪建議,和小包總聯手收購。
  不曾想,安迪認為小包總是家族企業,產品線單一,經營危機日重,根本沒資格聯手。
  安迪拒絕,譚宗明就算了,不爭,不吵,也不鬧——接下來,小包總閃亮登場,不僅說服安迪,還要睡服安迪……總之,他是個強勢侵略型的男人,與魏渭的猶柔寡斷、只知自保相比,處于更高層級。
  ——這就是譚宗明的表現,你想要什么,可以,但請自己動手來拿。你有實力,就來替我干活。沒有實力,就死一邊去。他用人不疑,無論是對是錯,他都不干涉,他所做的只是把最優質的人力資源,配置在身邊。勞動歸你錢歸我,他無為,而無不為。

  認知層級,是有一個規律的。
  認知層級越低,越沒人幫你。如樊兄樊嫂,你自己站不起來,別人也沒法幫。
  認知層級越高,幫助你的人越多。如安迪,有人在網上黑她,頓時所有人全部出動,曲筱綃甚至調用自己的私人資源,徹底解決問題。而曲筱綃要拿項目,安迪不惜在公司會議上,一心二用,帶上藍牙耳機,一句一句的指點曲筱綃。最終所有人來幫樊勝美,就是因為她的問題來自于外界,而非她本身。
  從無雪中送炭:你滿心冰雪,別人送來再多的炭火,也化不開你心中的萬里冰川。如果你將自己置于冰寒地帶,就不要指望別人來救你。除非你自己走出冰寒,否則,只會把幫助你的人,也拖入絕境之中。
  只有錦上添花:你要讓自己,成為華麗的錦緞。別人的舉手之勞相助,會帶來高效的產出。不是這世道功利,而是所有的人心,都渴望上行。除非你沖破認知迷局,不做癩皮的狗兒,趴在地上讓人拖行。而是努力讓自己優秀,才能獲得更多關愛,獲得更多資源支持。

  心越窮,越沒有人幫你!
  于此認知層級之中,我們看到的不僅是人心,不僅是人性,還有人類萬古以來不息奮進的上行力量。認知的晉升,有兩條線。
  第一條是死生線,你必須要突破自我,不要讓自身成為問題,才會給別人以幫助你的機會。
  第二條線是貧富線,你必須要從自己的血拼,向資源配置方向努力。
  這部影視劇中,樊勝美的家人,在死生線下。而樊勝美及與她租居的小伙伴,卻在貧富線之下。死生線下,相殘相傷。貧富線下,慘淡艱難。非唯打通死生,驅散恐懼,努力讓自己成為資源配置者,才能夠解決問題。
  這一切取決于我們自己,取決于我們對自我、對人性、對與生俱來的使命認知。



吉祥招财猫官网